《巨棒出击》第二章三言两语得奇缘及《巨棒出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 武侠小说 > 巨棒出击  作者:松柏生 书号:38007  时间:2017/8/9  字数:14311 
上一章   第二章 三言两语得奇缘    下一章 ( → )
第二章 三言两语得奇缘

  那知,任凭麻吉喊得喉咙快要沙哑,泪水也面,平等王,都市王及转轮王却仍然一致赐他笑杯!

  三振出局。

  麻吉不由趴在地上痛哭涕。

  李长寿叹道:“万般皆天定,强求不得也!”

  李福也同情的一直摇头。

  刘朗已经吃得半,只见他走到转轮王案前,道:“哇!麻吉,起来跪好,拿着拜杯,我替你说情!”

  “大仔,我…我…”

  “哇!起来,要有气魄一点!”

  麻吉深谙刘朗的脾气,立即拭去泪水,持杯跪好!

  刘朗瞪着气森森的转轮王及判官朗声道:“哇!秦广爷,麻吉快要饿死了,你赐他一个卤蛋吧!掷!”

  “拍!”

  一声,竟是允杯哩!

  麻吉呜咽的唤声:“大仔,谢谢你!”

  说完,拾起拜杯,取了一个大卤蛋,整个入口中。

  “哇!慢慢吃,呛死了可划不来!”

  李长寿及李福却瞧得暗诧不已。

  刘朗等麻吉下那个卤蛋之后,叫道:“哇!麻吉,到都市王爷这儿乞些香肠吧!”

  “拍!”

  一声,是怒杯!

  四人不由一怔!

  刘朗立即叫道:“哇!都市王爷,你一向住都市最慷慨的啦!是不是要请麻吉吃一只呢?”

  “拍!”

  一声,竟是允杯哩!

  麻吉不由怔住了!

  李长寿及李福也看傻眼了!

  刘朗哈哈一笑,拍了麻吉的肩膀,笑道:“哇!麻吉,好好啃吧,不过除了这只以外,不准再要东西呢!”

  说完,走回秦广王案前,抓起那条鱼,津津有味的吃着。

  麻吉早已三两下吃光了半只。

  李长寿瞧得一直微笑不语。

  李福则一直瞧着刘朗,神色充着神秘。

  麻吉啃完那只以后,立即叫道:“大仔!”

  “哇!先跪下!”

  说着,含笑朝李长寿二人点点头。

  又起到平等王面前,只听他朗声道:“哇!平等王爷,求你赐给麻吉一条鱼吧!”

  拍!一声,果然又是允杯。

  麻吉天喜地的抓起那条鱼,津津有味的吃着。

  刘朗哈哈一笑,朝李长寿看了一眼后,道:“哇!李大善人,让你们等这么久,你们要不要吃点什么?”

  李长寿笑道:“呵呵,别客气,老夫并不饿,小兄弟,听你的口音似是南方人,怎么跑到这儿来呢?”

  刘朗原本笑容面,闻言之后,立即神情一黯!

  李长寿瞧他长得一表人才,却衣衫褴褛,三餐不保,心知他必有一段难言的遭遇,立即道:“小兄弟,请恕老夫多嘴!”

  “哇!大善人,请原谅我的失态,我本来是福建泉州人氏,家中也颇为富有,可惜,先父先母却不幸在六年前离奇死亡…”

  “喔!怎么死的?”

  “哇!先父及先母一向甚为健康,前一天夜晚也没有什么不适,等天一亮,却全身无丝毫伤痕的死在上!”

  说完,双目一红,就掉泪!

  不过,他硬生生的了一口气,止住了泪水。

  李长寿瞧得暗暗称许不已!

  刘朗续道:“在先父死后三天,堂伯刘虎却匆匆将先父先母埋葬,并开始替我接管家业了!”

  “从那天开始,每夜均匀有披头散发的人在我的窗外幌来幌去,我的耳边也时常听见森森的叫声!”

  “那些陪我壮胆的人,不是这儿疼痛,就是那儿难过,而且,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因此,人人立即认为府中闹鬼了!”

  “半年不到,所有的下人们走得只剩下自幼被先父母收留的孤儿麻吉,我们二人就在骇怕之中,又过了半年…”

  陡听麻吉喊道:“大仔,我把鱼吃光了…”

  “哇!你自己向秦山王爷求吧,只要不太贪心,一定会允杯的啦!”

  说完,又道:“那知就在一个夜晚,突然来了一个黑衣蒙面人…”

  “哈哈!大仔!允杯啦!”

  三人一瞧,果然是允杯,不由相视一笑!

  只见麻吉拿着案上的那条香肠,吃得啧!啧!直响。

  刘朗笑了一笑,道:“哇!那个蒙面人一见到我们二人,一句话也不说的出长剑,朝我们二人一直砍着!”

  “我们拼命逃走之后,再也不敢回家,于是,就一直下去,想不到今会遇上你这个大善人…”

  说着,喉咙一咽,语不成声了!

  李长寿听得神情一耸,双目突然出灼人的目光,不过旋即隐去,只听道:“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狠毒的人!”

  李福道:“员外,此人留不得…”

  李长寿突然轻咳一声,李福倏然住口!

  刘朗点头道:“哇!我和麻吉经过这些年来四处,也见识不少的世面,我明白这些全是刘虎在暗中搞的鬼!”

  “哇!我一定要寻得明师,好好的练会武功,好好的和他算算总帐!”

  说着,虎目圆睁,煞气透顶!

  李长寿瞧瞧暗凛:“此子好浓的杀机!”

  突见麻吉以袖拭嘴走了过来,道:“喔!有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会吃得这么爽快!”

  李长寿呵呵笑道:“小兄弟,只要你肯随我回府,保证你天天大鱼大,吃香的,喝辣的,任你挑??!”

  麻吉闻言,神色一喜,忙道:“好呀…”

  可是,当他一瞧见刘朗,却突然住口。

  刘朗却取出那张银票,感激的道:“老先生,我们二人已受你恩赐太多了,这张银票,请你收回吧!”

  说完,双手一伸,递补了过去!

  李长寿呵呵一笑,道:“小兄弟,你太客气啦!这是阎王爷赐你的,老夫每年清明节必来此拜拜一次,今偶然相遇,实属有缘,你们不妨随老夫回府,老夫府中聘有几位武师,老夫可以请他们指点你们几招!”

  麻吉急忙叫道:“大仔,好啦!”

  刘朗自从见李长寿之后,虽见他一付慈祥模样,心中却觉得有点与他合不来,所以一直推拒他。

  此时,仍是难以出口答应。

  李福突然说道:“小兄弟,你向阎王爷请示一下吧!他如果允杯,你就答应;否则也别太勉强!”

  麻吉闻言,一想大仔随便一掷就是允杯,立即问道:“大仔,有理喔!阎王爷能够知过去,卜未来,只要他答应,一定妥当啦!”

  李长寿含笑道:“小兄弟,十殿阎罗灵验无比,去年老夫还蒙他们在梦中指点避了一劫,所以今仍为答谢及祈求哩!”

  刘朗心中不以为然的暗忖:“哇!黑白讲,泥塑木雕的东西,岂会托梦,哇!反正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我就试试看!”

  于是,他点头道:“哇!老先生,你先求你自己事情吧!”

  李长寿含笑一点,果然拿起拜杯,重新念了一阵子之后,双手捧杯高举过顶,躬身一礼双手一分!

  拍!一声,又是笑杯。

  四人不由怔住了!

  麻吉立即笑道:“秦广王爷,李先生这么好心,也请你们吃了这么多了,你们还不允杯,太不上路了吧!”

  李福忙道:“小兄弟,别无礼!”

  李长寿拾起拜杯,说道:“秦广王爷,你如果认为老夫必须请刘朗及麻吉这两侠小兄弟回府,才会长寿万年,就允杯吧!”

  拍!一声,果真允杯了!

  “哇!这…这…”麻吉欣喜的道:“大仔,妥当??!已经允杯啦!”

  刘朗立即取过拜杯,跪下道:“哇!秦广王爷,你们如果没有打瞌睡的话,一定知道我的遭遇啦!”

  “哇!你如果认为我到李老先生长寿大善人的府中去,会有助于我报仇的话,就允杯吧!”

  拍!一声,果真允杯。

  麻吉立即欢呼出声:“阎王爷万岁!”

  刘朗暗道:“哇!这么巧!”

  他不信的又拿起拜杯,说道:“哇!秦广王爷,你可不能允杯呀!否则我报不了仇,我会来骂你的!”

  拍!一声,又是允杯!

  “大仔!好啦!妥当啦!秦广王爷要睡午觉啦!别吵他啦!”

  “哇!麻吉,你少黑白讲!”

  说着,拾起拜杯又道:“哇!秦广王爷,你别喝了酒,头错错脑沌沌的允杯,算清楚再允杯吧!”

  说完,持着拜杯,瞪着秦广王的塑像。

  只见它两眼暴睁相貌威武,令人不敢爷视,刘朗心中一凛,双手一松,拍!一声,又是允是允杯。

  麻吉鼓掌叫道:“大仔!秦广王爷没有喝醉啦!好啦!”

  刘朗苦笑一声,拾起拜杯,放上案上,恭恭敬敬的朝李长寿一揖,道:“刘朗见过员外!”

  说完,跪伏在地!

  麻吉欣喜万分的跪伏在地,道:“麻吉见过员外,祝员外长寿万年,天天笑呵呵!”

  说着,叩了三个响头。

  李长寿呵呵连笑,道:“刘朗,麻吉,你们起来吧!”

  麻吉道过谢,慌忙爬起来。

  刘朗却一本正经的道:“员外,小的答应随你回府,后如果另有机会的话,请让小的能够自由离去!”

  李长寿暗赞他年纪虽轻,却颇为老成,立即笑道:“呵呵!没问题,老夫从来不会限制下人的行动!”

  说完,瞧了李福一眼。

  李福忙道:“刘朗,员外一向慈祥,绝不会骗人的,就连府中的丫环要出嫁,员外还另外赠送嫁妆哩!”

  刘朗道过谢,立即站起身子。

  李长寿呵呵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刘朗二人闻言,立即开始帮忙收拾祭品。

  申时时分,祁都县城内李大善人府前,驶来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后跟着半奔半行的刘朗及麻吉。

  马车一行,干惯下人工作的麻吉顾不得息,早已跑到车辕前,哈恭声道:“员外,请下车!”

  刘朗瞧得暗暗摇头道:“哇!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

  李长寿呵呵一笑,掀开车帘!

  麻吉双手朝上一举,道:“员外,小心点!”

  李长寿右手握着他的双手,往下一跨,落地之后,呵呵一笑道:“麻吉,你乖巧的,咱们进去吧!”

  说完,缓步行去。

  刘朗暗暗一打量门口两丈余高的青石高墙,那两扇敞开的铜门,院内的奇花异木,暗暗佩服李长寿果然有几两银子。

  陡听:“爷爷,您回来啦!咦?爷爷,你怎么带两个小叫化回来吧?”

  “呵呵,宝贝,别胡说,他们两人是来咱们府中帮忙的!”

  刘朗循声一瞧,只见一位与自己的年纪相若,面貌虽然美,却骄气凌人的红衣少女自远处掠了过来。

  瞧她那轻灵的步法,分明有一身不弱的武功。

  他低头暗暗一凛道:“哇!又是一位虎豹母,看样子不好惹的哩!”

  麻吉却脸装笑,上前哈行礼道:“麻吉见过小姐!”

  那名少女姓李,名叫瑶琴,正是李长寿的独子李尚鸣之女,自幼养尊处优,养成一付蛮横的子。

  只见她斜睨麻吉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立即娇声道:“爷爷,你今天怎么去这么久呢,害人家一直找不到你哩!”

  说完,拉着李长寿的左手不依的直摇着。

  “呵呵,宝贝,又有什么事啦!”

  “爷爷,人家跟你说嘛!”

  说着,拉着他的手,朝前行去。

  刘朗瞧了面孔红,尴尬万分的麻吉,止步低声道:“哇!拍马拍到马腿的滋味,不太好受吧!”

  “这…还好,她还瞧了我一眼,嗯了一声哩!”

  说完,嘿嘿干笑着。

  “哇!麻吉,别自我安慰啦!她嗯了一声,说不定正在放哩!你还把嘴巴张得那么开!哇!真是恶心喔!”

  “大仔!你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哇,你有吃到葡萄啦!小心吃到辣椒…”

  陡听:“刘朗,麻吉,你们怎么还在此地?”

  二人转头一瞧,只见李福自左侧车棚中走了出来,刘朗正开口,麻吉先说道:“李大叔,我们正在等你哩!”

  “喔!走吧!你带你们去见少!”

  三人入厅之后,只见一名妙龄婢女正在擦拭桌椅,只听李福说道:“小莲,请问少在不在?”

  那位名叫小莲的婢女连头也不抬的道:“李福,少吩咐你先带他们下去洗身换衫,同时将此地的规矩告诉他们二人!”

  李福连道:“是!是!谢谢你!”

  之后,带着他们二人走出大厅。

  刘朗瞧得暗诧不已:“哇!怪胎,同样是下人,那个小孩的口气却神气的,李福怎么不会生气,反而对她尊敬的哩!”

  由于人生地不,刘朗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也不好发问。

  只听李福边走边说道:“大厅左侧乃是咱们员外及夫人起居之处,右侧则是少及孙少爷、孙小姐所在之处,非召唤不得擅入!”

  三人又穿过一处庭院,只见又是一栋美仑美奂的舍。

  只见李福目眩异采,道:“此栋乃是小莲等十二名婢女之住处,未经准许也不准进入!”

  绕过那栋舍,立见三栋独立宿舍呈现在眼前。

  李福指着左首那间房舍道:“那间是厨房及杂物间,由小朱等三名婢女负责,除了用膳之外,尽量少去!”

  “中间房子是咱们三人及兄弟,就是门口那名大汉所居住之所,至于右侧这间房屋,有是地,绝对不可以进入…”

  就在这时,突见右侧房屋红门一开,一们相貌清癯,神色冷肃,年约六旬的袍衫老者走了出来。

  李福忙躬身行礼道:“孟夫子,您老好!”孟姓老者颔首,道:“嗯,又新来两位啦!”

  “是的,是员外在森罗殿带回来的,刘朗,麻吉,快见过孟夫子!”

  二人慌忙躬身行礼问好。

  孟姓老者单名全,外号冲阎王不但一身湛的武功,更有一手神奇的医术,任何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中,立即变成小感冒!

  因此,江湖人士称他为冲阎王!

  只见他深深的打量刘朗一阵子道:“你是刘朗吗?”

  “是的!”

  “嗯!很好!”说完,迳自朝前厅行去。

  麻吉低声问道:“李大叔,孟夫子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孟夫子一向不出大门槛,平常也难得听见他的声音,走吧!先回房里去清理一下身子吧!”

  三人进入中间房舍,只见面是一个布置雅致的客厅,李福说道:“左侧那两间房子是你们住的,去瞧瞧吧!”

  房门一推,窗明几净,榻,柜,桌椅俱全,麻吉不由叫道:“哇!太好啦!好久没有住过这么好的地方啦!”

  说完,不住的在各处抚摸着。

  二人休息片刻,只见小及小秋各拎着杯子和酒,袅袅走了过来,麻吉忙站起来道:“两位姐姐,请坐!”

  说完,走到墙角竹篓中取了两付碗筷走了回来。

  小脆声道:“麻吉,你可真乖巧!”

  “谢谢小姐的鼓励,员外下午也如此鼓励过小弟!”

  刘朗喝了数杯酒,实在有点看不惯麻吉那套拍功,立即叫道:“哇!麻吉,小姐对你客气了一下,你就吹起牛啦!”

  “大仔,你怎么说我吹牛呢?大叔可以作证的呀!”

  李福却只是含笑不语。

  “哇!麻吉,你少得意,你别忘,今天在森罗殿掉过泪之事!”

  麻吉脸色一红,立即无言以对。

  刘朗哈哈一笑,举杯敬过小及小秋。

  小诧道:“刘朗,麻吉是不是在森罗殿被吓哭啦?”

  “哇!麻吉一向胆包天,他岂会被吓哭,这是被…”

  麻吉急忙叫道:“大仔,放我一马吧!”

  “哇!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说完,挟起一块猪肝入口中。

  小却含笑道:“麻吉,你自己说吧!”

  麻吉红着脸,呐呐的道:“小姐,这种糗事,叫我怎么开口呢?”

  “格格,没关系啦!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吗!”

  “这…”李福含笑说道:“还是由我来说吧!今天我送员外去森罗殿还愿及祈求,那知,员外却一直掷不出允杯…”

  他接着照实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小小秋听完之后,均圆睁双目,只听小失声叫道:“竞有这种事!”

  说着,双目一直瞧着双目一直瞧着刘朗。

  小秋追问道:“刘朗,真的吗?”

  刘朗羞红着脸道:“哇!当初我实在饿得手脚发软,不得已之下,才使出那一招,想不到阎王爷有同情心的哩!”

  小突然正道:“你初来此地,并不知道森罗殿上大阎王爷的灵验奇迹,所以才会有如此单纯的想法!”

  麻吉忙问道:“小姐,真的灵验吗?”

  “我自幼在此长大,听了太多太多阎王爷的灵验奇迹啦!麻吉,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大阎王爷一开始都不赐你允杯呢?”

  麻吉想了一下,点头道:“嗯!有理哩!按理说我连掷十杯,反正有十分之一掷到允杯的机会,偏偏却一直是笑杯哩!”

  小秋接着道:“是呀!如果现在叫你再接连掷出十个笑杯,也不一定成哩!”

  麻吉点头道:“不错,我越想越门!”

  李福笑道:“时候不早了,大家门前清,明天再聊吧!”

  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饮完酒之后,立即开始在收拾碗盘,他连忙拿着竹篓将筷、杯迅速收入篓中。

  小格格笑道:“麻吉,怎么好意思劳动你呢?”

  “小姐,请你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嘛!”

  说完,嘿嘿傻笑着。

  二女格格连笑,迅即清理妥桌面上。

  麻吉随着二女走入厨房,挽起袖子开始帮她们清洗碗盘。

  刘朗摇摇头,苦笑一声,立即回去房中休息。

  小蹲在地上,边洗碗边脆声问道:“麻吉,你娶了没有?”

  “娶,爱说笑,我一个人都养不活了,那里敢娶!”

  “格格!麻吉,瞧你长得一表人才,一定有红粉知已了吧?”

  “咳!咳!小姐,你实在太看得起我了,我这一付瘦猴模样,可以说是爷爷不亲,不疼,又有谁公看上我呢?”

  小秋边冲洗碗盘边嗲声道:“麻吉,你看我及小秋够不够资格和你做朋友?”

  说完,双目灼灼的瞧着麻吉。

  麻吉面对这种骨的表达方式,不由怔住了。

  一颗心儿却突然跳个不停。

  小迫问道:“麻吉,你怎么不说话呢?”

  麻吉红着脸,道:“当然好,可是我自知不配哩!”

  小格格笑道:“麻吉,只要你同意就好,事实上咱们都是员外的下人,还分什么配不配呢?是不是?”

  “可是,小姐,小秋姐,你们让人家看来就有一股高贵的气质,而我,天生的奴才命,怎么能相比呢?”

  小及小秋听得双目一亮,喜不自胜。

  此时,餐具已经洗净,只听麻吉笑道:“小姐,小秋姐,今晚这一餐是我有生以来最愉快的一餐,谢谢你们的招待!”

  小目泛异采,道:“麻吉,只要你不嫌弃,只要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

  少女怀,好这句话包含太多的意义了。

  麻吉一条肠子通到底,那里想到那么多,只听他拍手笑道:“真的吗?太好啦!小姐,我先谢谢你啦!”

  说完,躬身行礼。

  小却双颜飞霞垂首不语。

  小秋格格一笑,问道:“麻吉,你刚才说我们二人高贵的气质这是真是吗?你不会信口雌黄吧!”

  麻吉急道:“小秋姐,你别看我一向话说得很快,那是因为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实话实说,不像刘朗喜欢拐弯抹角!”

  小秋问道:“刘朗好似不大喜欢说话哩!”

  “小秋姐,刘朗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就存心气人,只要三言两语就可以把一个人气死或气伤哩!”

  “唔,有这种事,说来听听!”

  小却拿着一个盘子,装着自纸盒中取出的四甜点,脆声道:“麻吉,咱们到你的房里去聊聊吧!”

  麻吉拿起一块桃酥,咬了一口,道:“哇!真好吃,这是要留给谁的???”

  “孙小姐!”

  “喔!就是被员外称为宝贝的那个红衣少女???”

  “不错,麻吉,你见过她们吗?”

  “是,见过了,碰了一个铁钉子!”

  “麻吉,孙小姐子就是如此,别去惹她!”

  麻吉伸手自纸盒抓出一把饼干,道:“不吃白不吃!”

  “格格,麻吉,你是不是拿饼干出气???”

  “嘿嘿,小秋姐,别说得那么难听??!就算是赔偿费吧!”

  二女格格一笑,拉着他回到他的房内。

  小朝四下一瞧,问道:“麻吉,你还少些什么东西?”

  “够了,我太满意啦!这些年来我不是睡在荒郊野外,就是睡在破庙或山里,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啦!”

  小低声问道:“麻吉,你想不想永远住在此地?”

  “这…得问问刘朗的意思?”

  “咦!办什么呢?”

  “小姐,刘朗本来是我的公子,他的福建老家本来也很富有哩!可惜,不但财产被人霸占,而且还被赶了出来!”

  “喔!怪不得他一直不想多说话,麻吉,说来听听!”

  说着,三人在桌旁坐了下来。

  麻吉一边取用饼干,一边将刘朗的遭遇说了一遍。

  麻吉说完之后,二女不由低声叹息着。

  麻吉接着道:“二位姐姐,这些年来,我们二人到处,为的是要拜师练武,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却连一个蚊子也没有找到!”

  小低声道:“麻吉,你告诉刘朗,叫他好好的干,只要老夫人看中他,他一定可以如愿以尝的!”

  麻吉欣喜的道:“小姐,你说老夫人会开武功呀!”

  小瞧了小秋一眼,一见她未置可否,立即低声道:“不错,不过,老夫人不大喜欢外人知道她会武功,你可别说话呀!”

  “我懂,小姐,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才好!”小低声道:“麻吉,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了!”

  小秋突然站起身道:“你们聊吧,我去提壶开水来!”

  麻吉说道:“对,对!喝了酒,又吃了饼干,口渴的,小秋姐,小秋姐,开水放在何处?我自己去拿!”

  小秋笑道:“没去拿就好!”小忙低声道:“小秋,过些时候吧!”

  “小,打铁趁热!”

  说着,拿着桌上的茶壶,袅袅离去。

  麻吉一听二人之对答,不由莫名其妙,忙问道:“小姐,你们还要去打铁呀?我是不是可以帮你们的忙?”

  小娇颜倏红,低声道:“不是啦!麻吉,员外有没有吩咐你们做什么啦!”

  “没有呀!李大叔本来向小莲提过要见少,小莲却冷冷的说少明天才会吩咐,小姐,那个小莲不懂礼貌的哩!”

  “麻吉,咱们府中除了员外,孙少爷,孟夫子,老李兄弟及你们二人外,其余的十五人皆是女婢,可说是衰!”

  “可是,李大叔的年纪比小莲还要大,至少可以当她的叔叔伯伯了,她怎么可以用那种态度对待李大叔呢?”

  “这…麻吉,我方才还没有说完,你别问什么原因,以后,见了府中的女人尽量客气些,那就不会有错啦!”

  “这…这是办什么呢?”

  小苦笑道:“麻吉,你别急,慢慢的你就会明白的!”

  躺在对面房内榻上偷听的刘朗听到此,暗诧道:“哇!这儿莫非就是女人国,否则一名婢女怎会如此神气!”

  却听一阵轻灵的脚步声过后,小秋倒了一杯开茶,脆声道:“麻吉,这是新上市的茶,你喝喝看!”

  “哇!好香喔!嗯!又甘又甜,比我们那儿的孔夷茶还好喝!”

  “格格,麻吉想不到你对品茶内行的!”

  “不敢当,刘朗比我高明,上回咱们在杭州西湖一个凉亭内,刘朗他盖了一篇茶经,使我们加了一次菜哩!”

  刘朗听至此,面泛微笑。

  小问道:“麻吉,说来听听吧!”

  “喔!我怎么突然全身热乎乎的!”

  小秋朝小抛过一个神秘的微笑,道:“可能因为方才喝太多酒的缘故吧,来!再喝点茶解酒吧!”

  “谢谢!谢…咦?你们怎么不喝呢?”

  “我怕烫,待会儿再喝吧!”

  “哈哈,小秋姐由你的这句话证明你对喝茶还不怎么内行,喝松树要趁热喝,啧,一小口,再喝一大口,多!”

  “哈哈,麻吉,以后可要向你多请教哩!”

  “哈哈,没问题!咦?怎么这么热呢?”

  “格格,麻吉,把衣服了吧!”

  “这…不大妥吧!在你们的面前怎么可以…咦,小秋,你…”只见小秋笑嘻嘻的解宽衣边道:“麻吉,人家被你东一句热,西一句热,居然也热起来啦!”

  说着,前襟一敞,隐约可见那件红色肚儿。

  麻吉心儿一跳,嘴巴一张,正说话。

  小却一把搂着他,以樱封住他的嘴。

  房内立即静了下来。

  麻吉这个鲁小子初尝香吻滋味,只觉全身好似被雷劈中,不但全身燥热似焚,头脑更是昏沌沌的。

  就这半刻,小秋已光了身子。

  烛火下,只见她目异采连闪,双颊通红,那对雪白,丰又高耸的子令麻吉吓得急忙闭上眼睛。

  眼睛虽已闭上,脑海中却更加清晰的浮现出那两?;ㄉ状?,淡褐色的头,他不由神魂颠倒了。

  小下身轻轻一顶,只见他那下之物已经起,心一之余,呼呼的松开口,退了开去。

  麻吉吐口气,刚叫一声:“你们…”

  立即双被小秋吻住了。

  小秋一面吻着他,一面将那对子在他的前磨来磨去,磨得麻吉全身一直发抖。

  半晌,麻吉即已被剥光了身子。

  小及小秋瞧着麻吉那身结实的肌和那起的“话儿”一阵子,不由相视一笑,意更加盎然。

  麻吉难为情的捂着下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些年来的生涯,他也看过不少的男女风把戏,一见二女的神情及举动,他知道自己将要破功了。

  这是他渴望已久的事。

  想不到今自己却轻易的得到了,而且是一箭双雕哩!

  小秋朝小一点头,立即走向烛台。

  小则搂着麻吉,朝榻上移动。

  麻吉迷糊糊的任她摆面。

  他刚躺在榻沿,小秋即已吹熄烛火,蹲在榻前替他们二人去了布靴,同时也开始着自己的双靴。

  小身子一移,两人立即上了榻。

  只见她双腿一分,往下一坐,滋!一声,那个肥立即将麻吉的那童子了进去,同时开始套动起来。

  房内立即传出一阵拍…轻响。

  麻吉只觉自己那话儿被一个双暖和,又滑腻的小儿来回磨擦,说多舒服有多舒服。

  他的心中不由暗忖:“哇!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想玩这种游戏,原来真是如此的过瘾哩!”

  却听小秋吐气如兰,低声道:“麻吉,人家的子嘛!”

  说着,将右凑近他的嘴前。

  麻吉一张口,颤抖着双轻轻的含住了那个着。

  “喔!好舒服喔,用力,对,好麻吉!真好,得真好嗯!”说完,那只右手在麻吉的脯抚摸着。

  “嗯,好麻吉,摸人家的子嘛,对,!用力,对用力,喔喔,好舒服??!”呻之中,那个圆轻微的摇幌着。

  小见状,立即改成前后动。

  只见她的左手按在小秋的臂上,右手食中二指在她的内不住的扣挖,着,房中立即多了小秋的呻声。

  不!还多了小内发出的滋…异响。

  刘朗听到此时,摇摇头苦道:“哇!麻吉这一进盘丝,已经与少年期说再见了!”

  想到此,双手食指进耳中,侧身而睡。

  麻吉被二女平攻,只觉全身歪歪,根本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啦!

  他只知忙着及摸,别的一概不知。

  小动得呼呼之后,道:“小秋,该你啦!”

  说完,叭!一声,站了起来。

  小秋低声道:“谢啦!”

  立即扶着那话儿,滋!一声坐了下去,同时,开足马力,全能开工。

  房内立即传出一阵急骤的滋!声音。

  小躺在麻吉的身边,一边轻摸着他的身子,一面嗲声道:“麻吉,你以前没有接触过女人吧?”

  “我…没有…小姐…咱们还未成亲…怎可…”

  “格格,麻吉,别把事情看得太严重,咱们可以先试婚呀!只要咱们合得来,以后不是更好吗?”

  “这…还有试婚的呀!”

  “格格…麻吉,想不到你这话儿又硬又热的,根本太满意啦!”

  麻吉不由听得哭笑不得。

  “麻吉,替姐姐子,嗯!对!对!好舒服喔!,用力的,对对,用力的!”

  麻吉只觉小子比小秋的子还要大,捏起来舒服的,尤其那个鼓起的头,更是好玩极了。

  他一边以牙齿轻咬着,一边手指轻捻着。

  “喔!好麻吉,你怎么会这招呢!喔,喔,酸死了,好酸!好,喔…”

  她的子摇得更厉害了。

  小秋一边尽情的动,一边伸出纤指在她的内扣挖着,口中也鼻息咻咻的呻不已。

  屋内立即充人的呻声音。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小秋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喔…连叫,身子缓缓停下来,口中急剧的息着。

  她已经了。

  心满意足的了!

  小见状,急忙仰躺在榻上,道:“麻吉你真行!”

  小秋闻言,立即爬起身子。

  只见他下身用力一,那知他戮进小另外那个梨源内,疼得她怪叫一声:“哎唷,错了…”

  麻吉一阵子难为情,急忙了出来。

  小右掌握着麻吉的话儿,引导到自己口,嗲声道:“麻吉,进来吧!”

  说完,移开了右掌。

  滋!一声,长进入了基地!

  “喔…好麻吉,冲呀!”

  说完,她也用力动下身。

  房内立即传出清脆的拍…响声。

  刘朗被他们三人吵得辗转难眠,心中不知已经暗骂她们几百遍了。

  只见他双手一掀,立即将身子钻入被中。

  麻吉初次披挂上阵,在媚药发之下,浑身是劲,只见他猛,势如闪电,疾逾山岳。

  小原已小一番,再被他这一轮猛攻,盏茶时间过后,她已呻连连,逐渐改采守势了。

  “喔,小秋你到底给他喝了多少啦!”

  小秋低声道:“一样呀…”

  “喔,他怎么,怎么,我快要,快要不行了,小秋,你准备接着来吧!”

  刘朗闻言,暗骂道:“哇!原来是小秋搞的鬼!哇!麻吉,我看你明天一定要全身发软了!”

  “喔,好美,好喔!”

  小连连,身子频颤,已无招架之力了。

  麻吉虽然息吁吁,却仍埋头苦干!

  “喔,小秋我了,喔!死我了,麻吉,我不行了,换小秋吧…”

  “不,不!我得正顺哩!”

  说着,更加用力的顶着。

  拍…声中,小喔…连叫。

  滋…声中,小喔…连叫。

  终于,她的四肢一摊,动弹不了啦!

  小秋见状,忙道:“麻吉,快过来,再下去,非出人命不可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搂过了麻吉。

  麻吉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小那基地之后,匆匆的用力一顶。

  只听小秋杀猪般叫了声,立即将他推了出去。

  砰!一声,麻吉哎??!一叫,立即撞上了柱。

  小秋捂着眼,叱道:“死麻吉,你干嘛撞的,哎唷,疼死我,算啦!不玩啦!”

  说完,果真下榻,穿上靴,拿着衣衫,迳自离去。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巨棒出击   下一章 ( → )
大唐宗师小李飞刀邪王拈花录纵横在武侠世魔道巨擘系统剑挑红尘武林美女排行西游八戒传急速蜕变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金丝鸳鸯坠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巨棒出击》第二章 三言两语得奇缘及巨棒出击最新章节第二章 三言两语得奇缘在线阅读,《巨棒出击(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巨棒出击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www.adyi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