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花列传》第64回吃闷气怒拚臂金中暗脚猛踢窝心脚及《海上花列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 历史小说 > 海上花列传  作者:韩邦庆 书号:39861  时间:2017/9/8  字数:6094 
上一章   第64回 吃闷气怒拚缠臂金 中暗脚猛踢窝心脚    下一章 ( 没有了 )
  按:朱淑人、洪善卿在周双珠房间里用过午餐,善卿遂携淑人并往对过周双玉房间,与双玉当面说定。善卿自愿担保,带领淑人出门。双玉面怒,白瞪着眼瞅定淑人,良久良久,说道:“一万洋钱买耐一条性命,便宜耐!”淑人掩在善卿肘后,不敢作声。善卿搭讪说笑,一同出门。

  淑人在路,问起一万洋钱作何开消。善卿道:“五千末拨俚赎身;再有五千,搭俚办副嫁妆,让俚嫁仔人末好哉?!笔缛宋剩骸凹薷錾度??”善卿道:“就是嫁人个难。耐(要勿)管,耐去舒齐仔洋钱,我替耐办?!?br>
  淑人挽善卿到家与乃兄朱蔼人商量。善卿不得已,随至中和里朱公馆见蔼人于外书房,淑人自己躲去。

  善卿从容说出双玉寻死之由,淑人买休之议,或可或否,请为一决。蔼人始而惊,继而酶,终则懊丧绝。事已至此,无可如何,慨然叹道:“豁仔洋钱,以后无拨瓜葛,故也无啥。不过一万末,好像忒大仔点?!鄙魄涞ㄎǘ?。蔼人复道:“难是生来一概拜托老兄,其中倘有可以减省之处,悉凭老兄大才斟酌末哉?!鄙魄溆裂帐苊?。蔼人送至门首,拱手分别。

  善卿独自踅出中和里口,意思要坐东洋车,左顾右盼,一时竟无空车往来,却有一个后生摇摇摆摆自北而南。善卿初不在意,及至相近看时,不是别人,即系嫡亲外甥赵朴斋,身上倒穿着半新不旧的羔皮宁绸袍褂,较诸往昔体面许多。朴斋止步,叫声“娘舅”善卿点一点头。朴斋因而禀道:“无(女每)病仔好几,昨加重仔点,时常牵记娘舅。娘舅阿好去一埭,同无(女每)说说闲话?”善卿着实踌躇了半,长叹一声,竟去不顾。

  朴斋以目相送,只索罢休,自归鼎丰里家中,复命于妹子赵二宝,说:“先生晚欧就来?!辈⑹錾魄涞劳鞠嘤銮樽?。二宝冷笑道:“俚末看勿起倪,倪倒也看勿起俚!俚个生意,比仔倪开堂子做倌人也差仿勿多?!?br>
  说话之间,窦小山先生到了,诊过赵洪氏脉息,说道:“老年人体气大亏,须用二钱吉林参?!笨阶匀?。二宝因要兑换人参,亲向洪氏头摸出一只小小头面箱开视,不意箱内仅存两块洋钱,慌问朴斋,说是“早晨付仔房钱哉,陆里再有嗄!”

  二宝生恐洪氏知道着急,索收起头面箱,回到楼上房中和阿虎计议,拟将珠皮、银鼠、灰鼠、紫、狐嵌五套帔裙典质应急。阿虎道:“耐自家物事拿去当也无啥,故歇绸缎店个帐一点也匆曾还,倒先拿衣裳去当光仔,勿是我说句邱话,好像勿对?!倍Φ溃骸巴ü簿褪W幸磺Ф嗟暾?,阿怕我无拨!”阿虎道:“二小姐,耐故歇末好像勿要紧,倘忙无拨仔,(要勿)说是一千多,要一块洋钱才难囗!”

  二宝不伏气,臂上下一只金钏臂,令朴斋速去典质。朴斋道:“吉林参末,就娘舅店里去拆仔点哉(口宛)?!北欢ε?img src="image/pen.jpg">了一脸唾沫,道:“耐个人也好哉,再要说娘舅!”朴斋掩面急走。

  二宝随往楼下看望洪氏,见其神志昏沉,似睡非睡。二宝叫声“无(女每)”洪氏微微接应。问:“阿要吃口茶?”伺候多时,竟不搭嘴。二宝十分烦躁。

  忽听得阿虎且笑且唤道:“咦,少大人来哉!少大人几时到个嗄?楼去囗?!苯幼叛ド议?,一齐上楼。

  二宝连忙退出,望见外面客堂里缨帽箭衣,成群围立,认定是史三公子,飞步赶上楼去;顶头遇著阿虎,撞个怀。二宝即问:“房里啥人?”阿虎道:“是赖三公子,勿是史三?!倍Φ鞘毙幕易闳?,倚柱息。阿虎低声道:“赖三公子有名个癞头鼋,倒真真是好客人,勿比仔史三末就不过空场面。耐故歇一个多月无拨几花生意,难要巴结点。做着仔癞头鼋,故末年底下也好开消?!钡烙涛戳?,房间里一片声嚷道:“快点喊大老母来囗!让我看,阿像是个大老母!”阿虎赶紧撺掇二宝进房。二宝见上面坐着两位,认得一位是华铁眉,那一位大约是赖三公子了。

  原来,赖公子因前番串赌吃亏,所以此次到沪,那些氓一概拒绝,单与几个正经朋友乘兴清游。闻得周双玉第三个大老母之说,特地挽了华铁眉引导,要见识这赵二宝是何等人物。

  二宝踅到跟前,赖公子顺势拉了过去,打量一番,呵呵笑道:“俚就是史三个大老母?好,好,好!”二宝虽不解所谓,也知道是奚落他,不去瞅睬,只问华铁眉道:“史公子阿有信?”铁眉目说:“无拨?!倍υ悸运咚档背跏饭影淄分?,目下得新忘故,另娶扬州。铁眉道:“价末俚局帐阿曾开消?”二宝道:“俚去个辰光拨倪一千洋钱,倒是倪搭俚说:’耐就要来末,一淘开消也正好?!嚼锵萌プ腥艘泊依?,信也无拨?!崩倒右惶?,直跳起来嚷道:“史三漂局钱,笑话哉(口宛)!”铁眉微笑道:“想来其中必有缘故,一面之词如何可信?”二宝遂绝口不谈。

  阿虎存心巴结,帮着二宝殷勤款洽,二宝依然落落大方。偏偏赖公子属意二宝,不转睛的只顾看,看得二宝不耐烦,低着头,手帕子。赖公子暗地伸手揣住手帕子一角,猛力抢去,只听“哗喇”一响,把二宝左手养的两只二寸多长的指甲,齐迸断。二宝又惊又痛,又怒又惜;本待发作两句,却为生意起见,没奈何忍住了。赖公子抢得手帕子,兀自得意。阿虎取把剪刀,授给二宝,剪下指甲,藏于身边。

  二宝正要怞身回避,恰好朴斋在帘子外探头探脑,二宝便远出中间。朴斋明兑的参,当的洋钱,二宝就命朴斋下去煎参,自己点过洋钱,收放房中衣橱内。赖公子故意诧道:“陆里来个小伙子,标致得来!”二宝说:“是阿哥?!崩倒拥溃骸拔业沟朗悄图抑鞴??!卑⒒⒌溃骸埃ㄒ穑┫顾??!被赝分缸虐⑶傻溃骸澳?,是俚个家主公呀?!卑⑶煞礁甲八?,羞的别转脸去。

  二宝憎嫌已甚,竟丢下客人,避人楼下洪氏房间?;脊跃?,起身振衣,作行之状。无如赖公子恋恋不舍,当经阿虎怂恿,径喊相帮摆个台面,铁眉不好拦阻。赖公子因问二宝何往,阿虎道:“来里下头张张俚娘。俚娘生仔个病?!彼婵谧暗阈┎∈扑蹈倒犹?。

  支吾许久,不见二宝回来,阿虎令阿巧去喊。二宝有心微示瑟歌之意,姗姗来迟。赖公子等的心焦,一见二宝,疾趋而前,张开两只臂膊,想要抱入怀中。二宝吃惊倒退,急的赖公子举手招。二宝远远站住,再也不肯近身。赖公子已生了三分气?;技僮鞴厍?,问二宝道:“耐娘是啥个???”二宝会意,假作忧愁,和铁眉刺刺不休,方打断了赖公子豪兴。

  随后相帮调排桌椅,安设杯箸,二宝复乘隙避开。赖公子并未请客,但叫了七八个局,又为华铁眉代叫三个,孙素兰不在其内。发下局票,不等起手巾,赖公子即拉华铁眉入席对坐。相帮慌的送上酒壶,二宝又不及敬酒。

  阿虎见不成样子,自己赶下洪氏房间。只见朴斋隅坐执烛,二宝手持药碗用小茶匙喂与洪氏。阿虎跺脚道:“二小姐去囗,台面坐仔歇哉呀!教耐巴结点,耐倒理也勿理哉!”二宝低喝道:“要耐去瞎巴结!讨人厌个客人,倪勿高兴做?!卑⒒⒆沤粑实溃骸袄等痈隹腿四臀鹱?,耐做啥个生意嗄?”二宝红涨于面。阿虎道:“耐是小姐,倪是娘姨,生来做勿做随耐个便!店帐带挡才清仔,勿关倪事!”二宝暗暗叫苦,开不出口。阿虎亦自赌气,不顾台面,踅往灶下闲坐。台面上只剩阿巧一人夹七夹八说笑。

  赖公子含怒未伸,面色大变?;嘉獾溃骸拔椅实枚κ切⑴?,果然勿差,想来故歇伏侍俚娘,离勿开。难得难得!”遂连声赞叹不置。赖公子不觉解颐。

  二宝喂药既毕,仍扶洪氏睡下;然后回房应酬台面。适值出局络绎而至,赖公子发话道:“倪勿曾去叫赵二宝个局(口宛),赵二宝啥自家来哉嗄?”二宝装做没有听见?;继秩?img src="image/ji2.jpg">缸杯,引逗赖公子豁拳,混过这场口舌。

  赖公子大喜,一鼓作气,手争锋。怎奈赖公子这拳输的多,赢的少,约摸输了十余拳。赖公子自饮三杯,其余倌人、娘姨争先代饮,阿虎也来代了一杯。赖公子不肯认输,豁个不了?;淼胶罄?,输下一拳,赖公子周围审视,惟赵二宝不曾代过,将这杯酒指二宝。二宝一气饮干。赖公子要取回那杯子,伸过手去,偶然搭著二宝手背。二宝嗔其轻薄,夺手敛缩。赖公子触动前情,放下杯子,扭住二宝衣领,喝令过来,二宝抵死望后挣脱。赖公子重重怒起,飞起一只毡底皂靴,兜心一脚,早把二宝踢倒在地。阿虎、阿巧奔救不及。

  二宝一时爬不起,大哭大骂。赖公子愈怒,发狠上前索踢一阵,踢得二宝地打滚,没处躲闪,嘴里不住的哭骂。阿虎拦抱住赖公子,只是发喊。阿巧横身阻挡,也被赖公子踢了一跤。幸而华扶眉苦苦的代为讨饶,赖公子方住了脚。阿虎、阿巧搀起二宝,披头散发,粉黛模糊,好像鬼怪一般。

  二宝想起无限委屈,那里还顾性命!奋身一跳,直有二尺多高,哭着骂着,定要撞死。赖公子如何容得如此撒泼,火一炽,按捺不下,猛可里喝声“来”!那时手下四个轿班、四个当差的,都挤到房门口垂手观望,一喝百应,屹立候示。赖公子袖子一挥,喝声“打”!就这喝里,四个轿班、四个当差的起衣襟,揎拳持臂一齐上,把房间里一应家伙什物,除保险灯之外,不论细软硬,大小贵,一顿打,打个粉碎。

  华铁眉知不可劝,捉空溜下,乘轿先行。所叫的局不复告辞,纷纷逃散。阿虎、阿巧?;ざΥ尤舜岳锴赖贸隼?。二宝跌跌撞撞,脚不点地,倒把适间眼泪鼻涕吓得干。

  这赖公子所最喜的是打房间,他的打法极其利害,如有一物不破损者,就要将手下人答责不贷。赵二宝前世不知有甚冤家,无端碰着这个“太岁”房间细软硬、大小贵一应家伙什物,风驰电掣,尽付东。本家赵朴斋胆小没用,躲得无影无踪。虽有相帮,谁肯出头求告?赵洪氏病倒在,闻得些微声息,还尽着问:“啥事体嗄?”

  赵二宝踉跄奔人对过书房,歪在烟榻上歇息。阿巧紧紧跟随,厮守不去。阿虎眼见事已大坏,独自踅到后面亭子间怔怔的转念头,任凭赖公子打到自己罢休,带领一班凶神,哄然散尽。相帮才去寻见朴斋,相与查检。房间里七横八坚,无路人脚。连榻橱柜之类也打得东倒西歪,南穿北漏。只有两架保险灯晶莹如故,挂在中央。

  朴斋不知如何是好,要寻二宝,四顾不见,却闻对过书房阿巧声唤:“二小姐来里该搭?!逼诱先?,又是黑——的。相帮移进一盏壁灯,才见二宝直躺着不动。朴斋谎问:“打坏仔陆里搭?”阿巧道:“二小姐还算好,房间里那价哉嗄?”朴斋只摇摇头,对答不出。

  二宝蓦地起立,两手撑着阿巧肩头,一步一步忍痛蹭去,蹭到房门口,抬头一望,由不得一阵心痛,大放悲声。阿虎听得,才从亭子间出来。大家劝止二宝,搀回烟榻坐下,相聚议论。

  朴斋要去告状。阿虎道:“阿是告个癞头鼋?(要勿)说啥县里、道里,连搭仔外国人见仔个癞头鼋也怕个末,耐陆里去告嗄?”二宝道:“看俚个腔调,就匆像是好人!才是耐要去巴结俚!”阿虎摆手厉声道:“癞头鼋自家跑得来,咿勿是我做个媒人!耐去得罪仔俚吃个亏,倒说我匆好!明朝茶馆里去讲,我匆好末我来赔?!彼当?,一扭身去睡了。

  二宝气上加气,苦上加苦,且令朴斋率同相帮收抬房间,仍令阿巧搀了自己,勉强蹭下楼梯。一见洪氏,两泪交流,叫声“无(女每)”并没有半句话。洪氏未知就里,犹说道:“耐楼去陪客人囗,我蛮好来里?!倍σ娣⒉桓腋嫠咂涫?,但叫阿巧温热了二和药,就被窝里喂与洪氏吃下。洪氏又催道:“难无啥哉,耐去囗?!倍ΧV觥靶⌒摹狈畔抡首?,留下阿巧在房看守,独自路上楼梯。

  房间里烟尘历,无地存身,只得仍到书房。朴斋随后捧上一只怞屉,内盛许多零星首饰,另有一包洋钱。朴斋道:“洋钱同当票才豁来哚地,勿晓得阿少?!倍Σ蝗淘氖?,均丢一边。朴斋去后,静悄悄地。二宝思来想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暗暗哭泣了半,觉得口隐痛,两腿作酸,踅向烟榻,倒身僵卧。

  忽听得堂里人声嘈嘈,敲的大门震天价响。朴斋飞奔报道:“勿好哉,癞头鼋咿来哉!”二宝更不惊慌,身迈步而出。只见七八个管家拥到楼上,见了二宝,却打个千,陪笑禀道:“史三公子做仔扬州知府哉,请二小姐快点去?!倍φ庖幌舱婺讼驳郊?,连忙回房喊阿虎梳头,只见母亲洪氏头戴凤冠,身穿蟒服,笑嘻嘻叫声“二宝”说道:“我说三公子个人陆里会差,故歇阿是来请倪哉?”二宝道:“无(女每),倪到仔三公子屋里,先起头事体(要勿)去说起?!焙槭狭阃?。阿巧又在楼下喊声“二小姐”报道:“秀英小姐来道喜哉?!倍Σ锏溃骸吧度巳ゲΩ鲂?,比仔电报再要快!”二室正要接,只见张秀英已在面前。二宝含笑让坐,秀英忽问道:“耐着好仔衣裳,阿是去坐马车?”二宝道:“勿是,史三公子请倪去呀?!毙阌⒌溃骸鞍⒁顾?!史三公子死仔长远哉,耐啥勿曾晓得?”

  二宝一想,似乎史三公子真个已死。正要盘问管家,只见那七八个管家变作鬼怪,前来摆扑。吓得二宝极声一嚷,惊醒回来,冷汗通身,心跳不止。

  第六十四回终——

  跋

  客有造花也怜侬之室而索六十四回以后之底稿者?;ㄒ擦χ钙涓乖唬骸案逶谑且??!?br>
  客请言其梗概?;ㄒ擦嗜灰跃唬骸翱推裼械糜谖崾橐?,抑无得于吾书耶?吾书六十四回,赅矣,尽矣,其又何言耶?令试与客游大行、王屋、天台、雁、昆仑、积石诸名山,其始也,扪萝攀葛,匍匐徒行,初不知山为何状;渐觉泉声鸟语,云影天光,历历有异,则消祥乐之矣;既而林回橙转,奇峰沓来,有立如鹊者,有卧如狮者,有相向如两人拱揖者,有亭亭如荷盖者,有突兀如锤、如笔、如浮屠者,有缥缈如飞者、走者、攫拿者、腾踔而颠者,夫乃叹大块之文章真有匪夷所思者,然固未跻其巅也。于是足疲体惫,据石少憩,默然念所游之境如是如是,而其所未游者,揣其蜿蜒起伏之势,审其凹凸向背之形,想象其委曲幽邃、回环往复之致,目未见而如有见焉,耳未闻而如有闻焉,固已一举三反,快然自足,歌之舞之,其乐靡极。噫!斯乐也,于游则得之,何独于吾书而失之?吾书至于六十四回,亦可以少憩矣。六十四回中如是如是,则以后某人如何结局,某事如何定案,某地如何收场,皆有一定不易之理存乎其间??途植谎诰砀Ъ敢岳钟谟握呃治崾楹??”

  客又举沈小红、黄翠凤两传为问?;ㄒ擦唬骸巴?、沈、罗、黄前已备详,后不复赘。若夫姚、马之始合终离,朱、林之始离终合,洪、周、马、卫之始终不离不合,以至吴雪香之招夫教子,蒋月琴之创业成家,诸金花之滢,文君玉之寒酸苦命,小赞、小青之挟资远遁,潘三、匡二之衣锦荣归;黄金凤之孀居,不若黄珠凤俨然命妇,周双玉之贵媵,不若周双宝儿女成行;金巧珍背夫卷逃,而金爱珍则恋恋不去,陆秀宝夫死改嫁,而陆秀林则从一而终:屈指悉数,不胜其劳。请俟初续告成,发印呈教。目张纲举,灿若列眉,又焉用是晓晓者为哉?”容乃忧然三肃而退。

  花也怜侬书——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海上花列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明正德皇游缇萦玉垒浮云乞女清官册、假官买命吕不韦任公与刁间状元娘子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正德外记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韩邦庆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海上花列传》第64回 吃闷气怒拚臂及海上花列传最新章节第64回 吃闷气怒拚臂金 中在线阅读,《海上花列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海上花列传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www.adyi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