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奴》第47章人间蒸发大结局及《豪门女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 热门小说 > 豪门女奴  作者:大嘴猫 书号:49133  时间:2019/12/5  字数:10667 
上一章   第47章 人间蒸发(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她为什么对查龙如此俯首贴耳?刚才在浴室里那些举动就是真正的卖女恐怕也会望而却步,而她居然…可那手机…恐怕查龙本人想买都不够档次吧!

  再说,那短信可是千真万确的??!

  屏尼的心里不踌躇了起来:现在怎么办?退出吗?可自己已经把她上了,现在就是想全身而退也已经晚了。她现在还在卧室里等着自己,看她那忍气声驯顺的样子,想必查龙已经把她搞定了。他把心一横,索一不做二不休,就搞搞西万家的这个漂亮儿媳,正好出出自己心里这股恶气。他心中暗想,对付这种有身份的女人,你把她搞得越狠,她就越老实。谅她也不敢出去说。

  想到这里,他悄悄把手机放回皮包,转身推门走进了宽大的卧室。

  卧室里面布置得富丽堂皇,最显眼的是一张大得离谱的大,上铺着舒适的豪华卧具,地上铺的地毯柔软温暖,长长的绒光着脚几乎可以没过脚面。屏尼一进门,马上四处张望,却不见了楚芸的踪影。他心中一阵紧张,正要发作,忽听吱呀一声门响,房间尽头打开一扇小门,几乎全的楚芸红着脸从里面跑了出来。原来那是一个卧室自带的小卫生间,楚芸趁屏尼没进来的空档,到里面方便去了。她听见卧室门响,赶紧了出来。

  楚芸一溜小跑来到屏尼的跟前,低垂着头怯生生地说:“先生,您来了…”

  屏尼长长地松了口气,回手重重地关上了房门。房门一关,他立刻变了一张脸。

  他一把抓住楚芸光溜溜的胳膊,拉着她来到边,重重地把她推到在上。

  楚芸措手不及,扑通一声跌倒在上。她吓得心脏通通跳个不停,下意识地挣扎着想抬起身来??闪矶济焕吹眉胺?,就被屏尼一只有力的大手脸朝下按在了上。楚芸一回头,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她看见屏尼一直很慈祥的脸上竟出了狰狞的表情。

  她没想明白,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这个老头子怎么像变了个人,顿时吓得浑身哆嗦。不等她做出反应,屏尼已经伸手一把扒掉了她身上仅有的那件薄薄的轻纱,不由分说把她的两只藕似雪白的胳膊拧到背后,捡起那件薄薄的睡衣在手中一捋,捋成一绳索,三下两下,竟把楚芸的双手反剪着捆了起来。

  楚芸反剪双臂趴在上一下懵了,不明白屏尼为什么会突然变脸,也不知道他把自己捆起来到底要干什么。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蔓枫被反铐双手跪在地上忍受一群男人蹂躏的惨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她下意识地扯了扯被捆在背后的双手,扯得生疼也没有扯动分毫。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惊叫着朝大的另一边翻滚过去。

  屏尼微微一笑,飞快地甩掉自己身上的浴衣,光着身子像个年轻人一样纵身上了,一把按住了一丝不挂被反捆住双手的楚芸。楚芸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她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屏尼的底细。他是什么人?黑社会?

  贩毒团伙?她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了赤身体被反铐双手的蔓枫。她抬起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屏尼,不知道他要把自己怎么样。

  屏尼长出了一口气,一股坐在了上。他舒服地靠着头坐好,抓住楚芸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楚芸惊魂未定,哆哆嗦嗦地跪在屏尼两条岔开的大腿中间,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不时偷偷地看着他的脸。屏尼那张布皱纹的脸上出了的笑意,用一手指轻轻托起楚芸的下巴,和蔼地对她说:“阿芸啊,别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是想和你做个游戏。愿意陪老夫我玩儿玩儿吗?”

  楚芸早已吓得三魂出窍,哪里还敢说个不字。听了屏尼的话,忙不迭地点头不止,心里却通通地跳得像打鼓,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屏尼伸手从旁边的头柜上拿起一个形状怪异的玻璃瓶,拧开盖子,从里面抠出一大块雪白的膏状物。楚芸忍不住偷看了一眼,马上认出那原来是在浴室梳妆台上的,是一个顶级牌子的润肤膏之类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拿到这里来了。她顿时有点懵了,也不知道他把自己捆成这个样子,又拿出这东西到底是要干什么。

  答案马上就有了。屏尼笑嘻嘻地把那散发着人幽香的细腻的膏体分别抹在了楚芸的两只得高高的房上,两大坨雪白的膏脂粘在丰房上,显得十分的怪异。屏尼非常兴奋地端详着楚芸丰脯,指指自己长笑道:“来,阿芸,给我抹上!”

  天??!楚芸心里一阵颤抖。刚才用房给他涂了浴,现在又要用房给他涂润肤霜,而且还反绑着双手。他真把自己当成了随意摆布的玩具。她犹豫了一下,眼圈红红的怯生生地央求道:“屏尼先生,能给我解开吗?阿芸一定乖乖地服侍您?!?br>
  屏尼的嘴角动了动,抿着嘴摇了摇头,眼睛盯住楚芸两只白高耸的房不说话。楚芸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知道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再难也得硬着头皮去闯。她闭上眼,慢慢地俯下了身。

  两只丰柔软的房像两个水灵灵的仙桃垂向了屏尼硬梆梆的身体,屏尼惬意地眯起眼睛,等候着销魂的时刻的到来。两个温热、柔软、细腻的物体触碰到他砺多的皮肤,接着轻轻地了上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膛上,轻柔地划着圈。

  他能够清晰地听到美女那越来越急促的娇,微微睁开眼一看,只见楚芸反剪双手、高高地撅起雪白滚圆的大股,正舞动那两只让人垂涎滴的白白的大子,在自己扎扎的膛上笨拙地抹来抹去,把那两坨润肤霜均匀地涂抹在自己的脯上。两团温暖柔软的团像两只温柔的小手,一丝不苟地在给自己按摩。

  他真的很感激查龙。他自忖可以算得上是阅女无数,不过,今天这样销魂的体验他以前连想都没有想到过。大概也只有他调教出来的女人才会这么乖乖地伺候男人。想到这儿他心里不冷笑了一下:“说起来还是多亏了颂韬,要不是为了他,查龙怎么会下这么大的功夫把这么温柔漂亮的女人来给自己投怀送抱。

  好一个借花献佛,亏这小子想得出!”

  正想着,他发现楚芸已经用遍了他的膛,连他两侧的肩头、圆滚滚的肚子都被得泛着油脂的亮光,楚芸的两只白皙的房更是油光光的。

  她不敢停下来,那两团软绵绵的团还在他的脯上扫来扫去,两只眼睛却闪烁着不时偷看他的表情。

  屏尼会心地一笑,拍拍楚芸的肩膀,楚芸松了一口气,刚刚直起来,却发现他又抠出两坨白花花的霜膏,坏笑着再次抹在了楚芸油汪汪的房上,然后翻了个身,把脊背亮给了她。

  楚芸哭无泪,又不敢不从,只好吃力地弯下,含着眼泪趴在屏尼的背上,用自己柔软的房,把油腻腻的护肤霜涂遍他的全身,从肩头到背、再到股。

  娇房被磨擦得火烧火燎,尤其是直头,感得一碰就针扎似的疼得钻心。她咬住牙一寸寸地蹭,一点点地,生怕惹得屏尼不满意,又想出什么别的办法折磨自己。最难受的是两只手被捆在背后,一点劲都用不上,整个身体全靠撑着,不一会儿她就酸背痛、汗浃背了。

  好不容易把屏尼宽厚的后背完全擦了一遍,楚芸累得脸通红,酸得几乎直不起来了,屏尼才长长出了口气,缓缓地翻过身来,抬起上身,斜靠在了头。

  楚芸息未定地跪在屏尼的两腿中间,垂着头听候着他的发落。屏尼伸出两只大手,一手一只握住楚芸那两只磨擦得通红火热的房,在手里把玩着感叹:

  “真是稀世之宝啊…”楚芸的脸红得像块红布,任散的秀发垂下来盖住自己羞得通红的脸颊,不停地出着长气。

  良久,楚芸忽然意识到屏尼没有了动静,马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偷眼一看,果然见屏尼正诡秘地看着自己。她再仔细一看,心中不由得一紧,他的手指上又托着一大坨的润肤霜。楚芸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的房真的被他当成破抹布了。

  可这次屏尼没有把润肤膏抹在她那对已经经蹂躏的可怜的房上,而是抹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楚芸终于忍不住扑簌簌掉下了眼泪,她长长地了两口气,咬咬牙,转过身撅起股,朝那条长的大腿俯下了身。

  谁知屏尼在她光溜溜的股上拍了拍,他朝诧异地直起来的楚芸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她的大腿。楚芸一愣,半天才明白,原来他是要自己分开大腿,骑坐在他的大腿上。楚芸的脑子嗡地一下懵了,骑上去,就是说要用自己娇的下身替他磨擦,这么下的注意他居然也想得出来!

  她红着眼睛看着屏尼,希望他能放过自己,可屏尼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松动的意思。楚芸绝望了,只好慢地抬起股,一条腿壮的大腿,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屏尼的大腿烘烘的,楚芸娇感的下身刚一接触马上被扎得又麻又。

  可她没有办法,下身骑在那坨油乎乎的霜膏上面,扭动股磨擦了起来??晒庠谠啬ゲ粱共恍?,屏尼示意她要把润肤膏抹遍整条大腿,她无可奈何地顺着大腿前后磨擦起来。

  娇硬的腿剐蹭着,难熬,屏尼还一个劲地示意她加重加快。她别无选择,只好卖力地扭动股前前后后磨擦了起来。磨完了左腿还有右腿磨着磨着,楚芸就觉出了不对劲。下身磨擦得火辣滚烫,柔开始麻木,可她觉得下面得不行,并且开始滑腻起来。她意识到自己的私处在抑制不住地粘水,而且房也在隐隐发,连头也开始难忍。

  她心中暗叫不好。一定是屏尼刚才给她私处和头抹的那神秘的油膏有什么名堂??梢丫砹?。她这时已经对自己的身体失控了,下面越,她就越使劲蹭,越用力蹭就越粘水,房就越、头就越。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紧紧夹住对方的大腿,前后磨擦的幅度越来越大,还忍不住靡地呻起来,两只白花花的房随着身体的晃动在前上下翻飞,波涛汹涌。

  突然,屏尼猛一翻身,把正磨擦得如醉如痴的楚芸掀翻在上,瞪着一双火中烧的眼睛了上来。楚芸还沉的煎熬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所措地看着屏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傻笨吹剿嵌隼且话氵瓦?img src="image/bi.jpg">人的眼神和下那直跃跃试的大时,她终于醒过梦来了:今天的噩梦还没有过去。

  刚才还以为已经是最后的疯狂了,所以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她以为,以屏尼的年纪,经过前面几番花样翻新的折腾,也出过了,再最后把他伺候舒服,恐怕他也会是疲力竭了,就算是还想折腾,也是有心无力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劲头,居然还能如此硬起来。而她自己,不但已经真的筋疲力尽,而且手还被捆着,真的是毫无招架之力了。

  楚芸无助地挣扎了两下,就被屏尼在了身下。他八字形劈开楚芸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用力住,一条大的迫不及待地搭在了像鲜的花朵一样绽开的两片中间。

  只见那两片红,经过长时间的磨擦,通红火热,小股稀薄的黏正徐徐向外淌,她的下已经漉漉的一片泥泞??吹秸馇榫?,屏尼开心地笑了。他把硬梆梆的大中间拉了几个来回,把直的大漉漉的,接着他股一抬,嗨地一声,青筋毕的大噗地进了那绽开的花。

  楚芸不由自主地啊地惨叫一声,无力地扭动了两下肢,可根本无济于事。

  那条大像出的怪蟒,不管不顾地噗哧噗哧一次次入火热滑的。

  着,屏尼吭哧吭哧息了起来,他按捺不住地伸出了双手,大把抓住了楚芸丰房,大力。与此同时,他像台开足了马力的机器,红着眼睛,股一起一落,砸夯一样,噗噗地得一下比一下重,直得楚芸的下黏四溅,啪啪作响。

  楚芸做梦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劫。她现在是筋松骨软,浑身软弱无力,加上手被捆在背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条恐怖的大在自己下无情地肆。

  她心惊胆颤地看着屏尼那被火烧红的双眼,突然明白了,这是刚才那神秘的油膏在起作用。

  想到这里。她不心头一紧。她的下身已经被得酸痛难忍,好像要被撕裂一样,下腹部则一阵阵传出酸的感觉,似乎有一股洪随时要冲决而出,而他那古铜色的身体里似乎正在迸发出无尽的力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凌,而可能是灭顶之灾。自己的腹中可能已经有了身孕,任他这样肆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楚芸终于忍不住呜呜地哭出声来。她拼命地摆动着两腿,想要翻过身来,可身子被屏尼的大肚子紧紧地住,双手又被绑在背后,还有那条大不停地出出进进,她的身子软软的,像被钉在了上一样。

  楚芸真的急了,她哭红了眼睛,用尽全身力气哭喊着央求:“先生…先生…您停?!M0 谩谩④坷此藕蚰伞笄竽恕匚亍?br>
  楚芸绝望地哭叫着,这是她最后的努力了,如果没有效果,只有眼睁睁地等着被这个疯狂的老家伙死了。

  奇妙的是,这绝望的哭叫居然奏效了。的气咻咻的屏尼竟真的放慢了节奏。大概这样高强度的确实达到了他的身体的极限,他的腔中已经呼哧呼哧地拉起了风箱。听到楚芸的哭叫,他一边放缓了的节奏,一边好奇地看着楚芸哭红的大眼睛。

  楚芸一见他有了反应,马上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救命稻草。楚楚的两条修长的白腿紧紧夹住屏尼的,楚楚可怜地央求道:“您太…太…辛苦了…让…让阿芸来伺候您吧…”

  屏尼这时候真的感觉到累了,但下面的大得他浑身难受,像有一把火在烧着他。他抹抹额头渗出来的汗珠,点点头对楚芸道:“好吧,既然阿芸小姐这么乖,就给你个机会,让你来孝敬孝敬我这老头子吧?!彼底?,翻身下马,伸展身体,四仰八叉,舒舒服服地平躺在了大上。

  楚芸一见,顾不得手还被捆着,一轱辘爬了起来,向前跪爬两步,凑到屏尼身边,吃力地抬起一条腿,跨过他赤的身体,面对着他骑坐在他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她悄悄地息了一下,一咬牙,起软软的肢,挣扎着支起身子,把股挪动他的下身的位置,约莫着对准大的位置,缓缓地坐了下去。

  谁知,那直朝天而立的大竟贴着她的肚皮滑了过去。楚芸心急如焚,真怕老家伙改了主意。她赶紧换了个姿势,高高地撅起股,向前探出身,也顾不上前两只丰房摇摇晃晃地吊在屏尼的眼前。

  她的眼睛拼命地向自己的下看去,远远地看见了他直的大,也看见了自己下绽开的花瓣。她吃力地着酸痛难忍的肢,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滚圆的股,用自己的下身去合那直的大。终于,感的花瓣触到了那硬梆梆的大头。楚芸深深地了口气,慢慢地向后坐下去。一阵痛从下身传来,她咬牙忍住,继续用力。突然,一酸,腿一软,身子猛地坐了下去。噗地一下,那又又长的大势不可挡地全部入了她热紧窄的。

  楚芸终于松了一口气,缓缓抬起身子,大口息了一下,扭动肢和股,拼尽全力,一边用力夹紧下身,一边不停地扭了起来。那硬的在她紧致的中进进出出,她心中慌慌的,拼命加大动作幅度,同时不时偷眼看看屏尼脸色,生怕他不满意。

  果然,屏尼抬手示意她加力。她夹裆扭用了半天劲,他还是不停地摆着手,脸上开始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楚芸开始慌了,她一咬牙,挣扎着抬起股,让大退出半截,然后再用力坐下去。噗哧一下,黏四溅,屏尼的脸上终于出了笑意。

  楚芸被深深的恐惧驱使着,不停地提、坐下,让那条又又长的大一次次重重地戳进自己的身体里。不一会儿,她的两颊就开始冒汗了??伤桓宜删?,气咻咻地反复重复着这个屈辱的动作。慢慢的,她的身体也越来越感了,每一次坐到底都会给她带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心跳,下身那的感觉驱使着她赶紧再次抬起身子,再次一坐到底。

  楚芸白花花的身体不停地上下摆动,下一次次传出噗哧噗哧的声和啪唧啪唧的体撞击声,不一会儿,两人的下就都得一塌糊涂。

  屏尼的息不知不觉急促了起来,楚芸自己在吃力的娇中也渐渐夹杂了靡的呻。她那赤条条的身体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两只滚圆肥白的房在前上下翻飞,像两只自由飞舞的白鸽。

  突然,屏尼伸出双手,握住了楚芸柔软的房,狠狠地大把抓住,同时,他的下身也随着楚芸动作的节奏向上猛抬。他一声低吼,猛地拉住楚芸的身子。楚芸只觉得在下身的大剧烈地跳动起来,大股滚烫的洪冲决而出。楚芸身子一软,像一滩泥一样瘫倒在屏尼汗渍渍赤条条的身子上面。

  **** **** **** ****

  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克来感觉到了楚芸情绪的异常。忧郁、烦躁,没来由地发脾气??妓姑辉谝?,以为她碰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过几天就会过去了。

  可没过两天,他就发现自己错了,楚芸的情绪好像越来越差了。那天下班后,他难得的在家吃了顿晚饭,饭桌上,他发现楚芸很少动筷子,凡是沾荤腥的菜一动也没动。

  虽然他知道楚芸为减肥一向吃得很少,但像今天这样几乎什么都没吃,还是让他感觉到不对劲。饭后他悄悄地问了问母亲,这才知道楚芸这几天差不多都是这样。联系到这几天楚芸情绪的异常,他不由得起了疑心。

  回到房里,楚芸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说是看电视,可看她那木呆呆的眼神,就知道她实际上是心不在焉,只是坐在那里发愣??死葱奶鄣卮樟斯?,轻轻地揽住楚芸柔弱的肩头,贴心地问她:“老婆啊,你最近这么啦?饭吃得那么少。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楚芸一愣,慢慢回过神来,恹恹地说:

  “没有啊,就是没有胃口?!?br>
  克来忽然想起了什么,凑到楚芸耳边小声问:“老婆啊,你来月事了?”

  楚芸心里一动,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明白克来想的是什么。

  其实她这两天心里烦的正是这件事。月事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反应越来越明显,几乎可以肯定是有喜了??伤坏慵唇髂盖子τ械南苍靡裁挥?,连去买个验孕自己测试一下的心情都没有。她还笼罩在那天METRO大酒店总统套房噩梦之中,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脑子里就浮现出蔓枫赤身体背铐双手着大肚子的影子。她简直被那天的恐怖经历魇住了。

  克来见楚芸摇头,却立刻喜上眉梢。他掰着手指头掐算了半天,笑呵呵地转向楚芸:“老婆,你好像过时间了。是不是…”

  楚芸见躲不过去,只好点点头道:“是啊,过了一个多星期了?!?br>
  克来高兴的一拍大腿道:“嗨,都怪我粗心。这几天你胃口不好、睡也睡不醒,我怎么就没想到…”

  他眼珠一转道:“你自己查了没有?”

  见楚芸摇头,他急不可耐地说:“这样吧,我出去买个验孕,我们来验一验,好不好?”

  楚芸脸一红,轻声道:“不要了吧,还是到医院查吧?!?br>
  克来一听,连连点头道:“好,好!那明天我就陪你去”

  那天夜里,克来格外地温柔,钻进被窝的时候,他搂着楚芸热乎乎的身体甜蜜地说:“老婆啊,是不是在星洲那次有的???我算着应该是那次…”

  那天夜里,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搂着楚芸,连做梦都在笑。

  躺在克来温暖的怀抱中的楚芸却是和他同异梦。她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着大肚子的蔓枫赤身体背铐双手被数不清的男人反复蹂躏的凄惨场景。只要她一闭上眼睛,耳朵里就不由自主地响起蔓枫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呻。

  楚芸在这样的痛苦中煎熬已经有整整一周了。她吃不下、睡不着,连身体因怀孕而产生的异常反应都被她扔到脑后了。她不知蔓枫是落在了什么人的手里,也不知这些人为什么要如此暴地蹂躏她。她更想不明白蔓枫今天的悲惨处境是否与自己有关。但她知道,蔓枫是一个缉毒警,还是大伯父的妹。这其中的恩恩怨怨让她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真正让她寝食不安的是一个不停地出现在她的脑海的念头:要不要把自己在METRO大酒店看到蔓枫的情况告诉克来和大伯父。她知道整个西万家族都在疯了一样在找她。自己作为西万家的儿媳,从道义上讲,应该把那天看到的可怕情景告诉家里。

  但是,告诉了他们就能救出蔓枫吗?而且,最要命的是,告诉了他们,自己在METRO的事就再也包不住了。说不定连上次和那个律师的事、爱逸夜总会的事、健身房的事、甚至和博明的事都会一连串地被牵出来。那时候等着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再说,那天晚上伺候完那个老男人之后,文叻丝毫没有难为自己,确实痛痛快快地放自己走了。走之前还恋恋不舍地和自己告了别,甚至把以前所有的视频资料都还给了自己??蠢此钦娴氖欠攀至?。如果自己现在出来指证他们,也许等不到西万家族动手…她一下想起了那神秘的健身房、想起了赤身体绳捆索绑着大肚子的蔓枫,想起了那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不由得泪面。

  楚芸就在这难以言表、无以名状的痛苦煎熬中又度过了一个不眠的漫漫长夜。

  当窗帘上出现一丝亮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也许应该再去见见小姑妈茵楠…

  第二天一早,克来就陪着楚芸去了BK医院,直接去找拉马博士。博士听了他的叙述,简单问了楚芸几个问题,马上给她开了单子,让她验血验。取过过血,夫俩坐在VIP休息室里等候结果??死匆桓弊⒉话驳难?,楚芸却还是打不起精神,一副昏昏睡的样子。

  忽然,克来的手机响了。他不经意地掏出手机一看,马上变了脸色。电话是父亲沙瓦打来的。这几天,大伯父颂韬出访,不在国内,政事和家事都交给了大姑父文沙和父亲全权处理。这两天,父亲早出晚归,虽然同住在一所宅子里,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父亲的面了??死粗?,自己的直接上司是大姑妈瑶帕,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父亲不会直接打电话找自己。

  果然,克来一接电话,沙瓦就在电话里问他:“你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去上班?”

  克来赶紧解释:“我陪楚芸在医院,忘记请假了?!?br>
  沙瓦并没有和他计较,连楚芸为什么上医院都没有顾得问,而是急急地对他说:“我现在首相府,和你大姑父在一起。这边情况有点不对头,军方有异动。大街上出现了大量军车,还有装甲车,道路已经被封锁,出不去了。我问了集团总部那边,也出现大批军人,而且都荷实弹,街上都戒严了。家里的情况不明,电话没有人接。你赶紧回家,看一看那边的情况,尽快给我个电话?!?br>
  克来一听,不惊得脸都白了。他回头对楚芸说:“外面情况好像不太对头,爸爸让我回家看看,你和我一起回去吧?!?br>
  楚芸一愣,犹豫道:“结果马上就出来了。要不然你先回去,我等拿到结果就回去?!?br>
  克来想了想点头道:“这样吧,你在这里等结果。结果出来马上给我个电话。你哪里也不要去,就在这里等我回来接你?!?br>
  见楚芸点头答应,他赶紧急急忙忙地走了。

  他的车一上大街,马上就发现情况确实不对。刚才还熙熙攘攘的街上此时已经行人稀少,大队的军人荷实弹,随处可见,重要的路口都有坦克把守。他钻小路把车开到离家还有两条街的地方就被持的士兵挡住了。他家所在的街道已经戒严,只许进不许出。

  克来心急如焚,家里老母亲不知情况如何。他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试着打家里的电话,果然连拨号声都没有。他心里更着急了,急忙下车,步行穿过士兵的封锁线。进了家门,看到老母亲和家人都安全无恙,他这才松了口气。

  急忙打开电视,所有的频道都在播送武装部队总司令桑迪将军的声明:军方发动了政变,解散现看守政府,成立军方临时政府接管政权。解散执政的爱国,暂停行宪,一个月内召开临时国会…

  克来当时就懵了。他呆呆地愣了足有一分钟,这才想起马上给父亲打电话报平安。刚放下电话,他突然想起,楚芸还在医院等着自己,赶紧手忙脚地把电话拨了过去。谁知楚芸的电话关机。打电话给拉马博士,博士一接电话马上恭喜他,告诉他,楚芸确实是怀孕了??傻彼实匠渴欠窕乖谀抢锸?,他却告诉克来,楚芸拿了结果,刚刚走了。

  克来马上起身去找楚芸,可冲到门口,就被外面的军人挡了回来,无论他怎么央求,就是不让他出门。他心如坐针毡地在家里等,等到午饭,没有楚芸的消息,电话打了无数遍,可她就是不开机。他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也许是她的手机没电了,也许她看到街上的混乱情况,自己到找地方躲起来了。他打了无数个电话,楚芸娘家以及所有的亲戚朋友家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楚芸的消息。他真的开始担心了。

  他心急如焚地等到晚饭时间,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他终于坐不住了。外面的军方封锁线还没有撤,他试了几次,说尽了好话就是出不去。万般无奈,他只好打电话给小姑妈茵楠,把楚芸怀孕和去向不明的消息同时告诉了她。

  茵楠听到这两个消息,当时就急了。好在她那里还可以行动自由。她马上动员所有人力,四出去寻找楚芸的下落。一天一夜过去,所有楚芸可能落脚的地方都找遍了,她仍然杳无音信。茵楠亲自找到沙汶侦探所,请沙汶先生帮助寻找楚芸,包括调查楚芸当天的手机通话记录和WY城所有酒店入住的情况。

  整整三天过去。WY的酒店查了一遍,却根本没有楚芸的行踪。楚芸的手机通话记录也调来了,当天,她一个电话都没有打,也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实际上,当天上午十点,她的手机号码在运营网路中就消失了,而且再没有出现。而那正是克来离开她半小时之后。

  真是屋漏偏逢连雨,楚芸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ù蠼峋郑?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豪门女奴   下一章 ( 没有了 )
SM日记弗莱彻太太初恋再现之注初恋再现之决水镜百花美人瑞龙和舂香邻家女孩(心山崖下的兽人五夫一妻的幸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舂丽的故事
八仙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大嘴猫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豪门女奴》第47章 人间蒸发-大结及豪门女奴最新章节第47章 人间蒸发-大结局在线阅读,《豪门女奴(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豪门女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仙小说网(云达不莱梅vs多特蒙德 www.adyiu.com.cn)